欢迎访问黔江广电传媒网
黔江广电传媒网 | 黔江新闻 | 栏目•专题 | 荧屏时讯 | 节目导视 | 今日视点 | 党建大联播 | 晚间时分

开封府(五)

2019-04-22 来源:黔江区广播电视台 作者: 点击:
视频展示 +   -


  《开封府》(电视剧)分集剧情介绍
  集数: 54集
  地区: 中国内地
  主演: 黄维德 张檬 甘婷婷 姜潮 
  语言: 汉语普通话
  导演: 郑桦
  年份: 2017年
  编剧: 沙枫
  类别: 电视剧 古装
  第41集
  子荣等人赴宴,李娘娘把事先准备好的迷情药放在汤中,四个人都喝了。公主和子荣药性发作,口渴难耐,全身燥热。子荣回到府中,张德林对他说现在朝廷议论纷纷,说他把自己的女人送进宫给皇上,子荣药性正在发作,口干舌燥,根本没有耐心听张德林说这些,张德林看出异常,问他今晚吃的什么,子荣才明白,李娘娘在汤里下了药。
  青女媚眼如丝,到了驸马府的门口本想叫住陈世美,可不巧包拯赶来让陈世美辨认韩琦的画像。陈世美猜到这是包拯的计策,韩琦的画像只能说秦香莲提供的,如果自己和秦香莲辩识的有差误,他们的谎言就不攻自破。陈世美辨认出那张最像韩琦的画像,打发走了包拯,一回头却发现韩琦站在他背后。事到如今,陈世美和韩琦挑明,所有的事只有让韩琦担着。陈世美把自己所有的积蓄给了韩琦,让韩琦杀掉秦香莲母子,然后拿着银子走得远远的。
  陈世美用剑割伤了自己,大喊抓刺客,韩琦心领神会,逃出驸马府。包拯怀疑,韩琦是给陈世美干脏活的,秦香莲和陈世美辨认画像没有误差,就秦香莲见过韩琦,而韩琦只有通过包勉才能找到秦香莲母子,所以包勉一定在韩琦手上。此时,衙役又来禀报包拯驸马遇刺的消息。包拯赶到,陈世美说是韩琦刺伤了他。包拯马上命人守在秦香莲所住客栈门口。秦香莲母子看内外站满了开封府的衙役,决定从后窗悬梁而下。秦香莲母子顺利地爬下来,不远处有一辆马车已经在此等候,易容成老头的马车的车夫却是韩琦。
  包拯众人赶到客栈,秦香莲母子已经不见了。韩琦将秦香莲母子带到荒郊野外的草屋之中,却发现了被绑住的包勉,原来,韩琦留了后路,并没有杀死包勉。深夜,韩琦多次想杀死秦香莲母子,但看着他们孤儿寡母,终是不忍。马汉从均州回来,确认了秦香莲的身份,雨柔断定如果秦香莲真的是被陈世美送走的,那一定要送往别国,并让王朝和马汉带人去边境阻拦。
  第42集
  张德林觐见李娘娘,询问昨夜子荣,周儿被下药之事,周儿是皇上的命,李娘娘这样做会让子荣和皇上结仇。但李娘娘说自己只是想成全皇上和皇后,等到皇后怀了太子,两家就是至亲。到时候还有什么仇可结?但若周儿抢了先,到时候张德林又该怎么办?张德林无言以对,只好告辞。
  范仲淹提出新政十条改革,但新政势必触及权臣利益,皇上犹豫不决。王延龄和张德林却还在互相争权夺利,为了赈灾剿匪的银两争论不休。从宫中出来,王延龄提醒张德林,范仲淹的新政方案已经到了皇上手里。包勉误认为韩琦就是秦香莲的男人,韩琦否认,秦香莲将错就错,说韩琦得了失忆症,韩琦大怒,想非礼秦香莲,秦香莲拼命抵抗,她的孩子也在一旁拉住韩琦,韩琦才作罢,但却带走了秦香莲的儿子。包勉借上厕所的功夫,骗过秦香莲逃跑,中途却又被韩琦逮了回来。
  子荣找到子雍,让他去王延龄家偷账册。子荣自己回到家到张德林书房的寻找账册。张德林进入书房,他已经知道子荣在找什么,感叹为什么自己的儿子都不跟自己一条心。子荣劝张德林,他现在手握重兵,但总有解甲归田的一天,但把账册交给他,他就会得到皇上信任,拥有更大的权势,这样才能保住张家。张德林愿意成为儿子的垫脚石,把账册交给了子荣。子雍也顺利拿到了王延龄家的账册。两本账册交到皇上手中,但其中的姓名都用了暗语,陈世美将账册誊抄一份带回家中,试图破解暗语。账本丢失,王延龄职责展无为看护不利,他让展无为盯住陈世美,特别是不要让秦香莲落到他手上。
  包拯决定打草惊蛇,让陈世美帮自己找到韩琦。他让雨柔求展昭帮忙,展昭却对她不理不睬。
  第43集
  雨柔无奈又找到子雍,说要他帮自己打架,子雍答应了她。包拯找到王朝马汉,说等他和陈世美谈过之后,陈世美一定会急着找到韩琦和秦香莲杀人灭口,让他们顺藤摸瓜,通过陈世美派去灭口的亲信找到韩琦。陈世美来到开封府,包拯让他和自己一起审案,并对他说晚上就能抓到韩琦。陈世美果然中计,让自己的亲信赶到包拯前面找到韩琦。
  大堂上,包拯和陈世美正在等待结果。这时,雨柔,王朝,马汉去带着包勉回来了,包勉见到陈世美,就指着鼻子说陈世美竟然派杀手杀他,还说他已经知道,陈世美就是秦香莲的男人。陈世美此时故作镇定,说自己派人抓韩琦,怎么能说是为了杀他。现场缺少人证物证,无论包勉怎么指认,陈世美都可以赖掉。
  陈世美赶回驸马府,派去杀秦香莲的管家回来报告,韩琦带着秦香莲逃跑了。陈世美却说,只要包勉活着,他就什么都不怕。管家还禀报,帮助韩琦逃跑的有张德林的公子张子雍,还有一位绝顶高手。陈世美得知张子雍参与了此事,以为是张德林指使,自己的隐瞒身世已经被张德林知道,遂决定找张德林摊牌。
  秦香莲带着重伤的韩琦逃到深山之中,秦香莲多次询问韩琦是谁要杀他们,韩琦告诉她是她的男人陈世美,秦香莲不信,她认为是开封府派人追杀他们,韩琦无奈,到了这个时候,秦香莲还在骗自己。陈世美到了张德林的府上,下跪请求张德林给他一条生路,今后甘愿为张德林马首是瞻,却弄巧成拙,让本不知内情的张德林知道了整件事的真相,捏住了他的把柄。秘密监视陈世美的展无为向王延龄报告,驸马去了张德林府上,王延龄知道,陈世美这次是自投罗网,自己可以通过包拯牢牢地控制住他。
  第44集
  张德林询问子雍昨夜帮谁救人,子雍说他在帮自己喜欢的女人。张德林让子雍找到逃走的韩琦和秦香莲,绝不能让他们落到王延龄的手中。韩琦的伤势越发严重,韩琦告诉秦香莲,如果想让他活,就去开封府找包拯。李娘娘找来驸马和青女,想要说合他们,没想到青女却不依不饶。陈世美告诉青女,其实她跟自己没什么两样,没有高贵的血统,但都得到了高贵的地位,一心只想往上爬,如果这样也有罪,就请公主现在就杀了他。青女最终认了命。
  秦香莲没有听从韩琦的话去开封府,而是到了驸马府,求陈世美帮忙。陈世美带领着大队人马来到韩琦藏身之处,韩琦问秦香莲为什么把陈世美找来了?这下他们都活不成了。秦香莲回过头来,发现弓箭手已经瞄准了他们。韩琦面对陈世美带来的大队人马,拼死抵抗,却被陈世美亲手刺死。包拯带人赶到,王延龄和张德林黄雀在后,陈世美杀人灭口的计划彻底流产。秦香莲心灰意冷,当着包拯的面状告陈世美。风波过后,包拯询问王延龄和张德林意图,张德林告诉包拯,就是让他做一次螳螂。
  翌日早朝,皇上询问陈世美官员考核事项,夸奖陈世美办事得力。皇上询问包拯刺杀驸马案真相,陈世美抢先说此案已结,把所有事推给已死的韩琦。
  第45集
  包拯却不顾端午被扣,说出了陈世美丧尽天良的罪恶行径,并说王延龄和张德林都能够作证。但王张二人此时却推说不知。皇上想保住陈世美,把陈世美关进了大理寺。
  天上突然飘起了大雪,包拯等人冒雪来到驸马府,此时端午已经为包拯生下一名男孩,但因得不到及时救治,心里衰竭而亡。包拯的大嫂抱着孩子怒冲冲去大理寺找陈世美算账,包勉将母亲劝了回去。
  张子荣到监狱里见陈世美,告诉他如果不是皇上认为他对改革有用,他早就被拖出去砍了。但他惹上了包拯,皇上这次也难保下他。歹毒的陈世美告诉子荣包勉陈县征地致死人命案,认为这是包拯死穴,包拯为了侄子,不敢杀他。开封府外,包大嫂击鼓鸣冤,让包拯为端午主持公道。包拯眼含热泪,跪在嫂子面前。包拯找到皇上,请杀陈世美,皇上却质问包拯,陈世美该杀,那么征地致百姓冤死的人该不该杀,子荣把陈世美供词交给包拯,包拯才知道自己的侄子犯了死罪。
  李娘娘找到包家,对着包大嫂,李娘口口声当她自家人,包大嫂并不买账,一定要让陈世美死,到李娘娘提醒包大嫂,勉儿的命是和驸马的命绑在一块的。随后李娘娘拿出一瓶毒药,告诉包大嫂,只要秦香莲这个关键人证没了,陈世美就没事儿了,包勉自然也就可以无罪释放了。包拯来到大理寺要提审包勉,但大理寺卿说,包勉的罪是坐实的,人证物证具在,而且皇上不让人提审陈世美和包勉。包拯气愤而去。包大嫂来到狱中,用李娘娘给的毒药,忍痛将自己的儿子毒死。
  第46集
  包勉去世,陈世美看到大惊失色,自己失去了唯一的护身符。
  包拯回到家中,看见嫂子跪在端午灵前,包大嫂问包拯何时杀陈世美,但此时包勉已经成了陈世美的护身符,包勉不死,陈世美为杀不了。大嫂再问包拯如何救勉儿,包拯说铁证如山,救不了。雨柔提议这次就放了陈世美,但放了陈世美,秦香莲母子必死无疑。事情打了死结,没有任何回旋余地。包大嫂站起身,告诉包拯,要成为一个好人,好官。大嫂将包勉的遗体接回了家,临走时给包拯留了一封信,勉儿的怨,她已经替包拯还了。
  青女身体不适,太医说她已怀有身孕。青女找到李娘娘告诉她自己已经怀有陈世美的骨肉。包拯带着已经破译的名单找到皇上,皇上只得答应包拯杀陈世美。但李娘娘随后带着青女找到皇上,立数青女的母亲奶娘对皇上的恩情,青女现在有了陈世美的骨肉,难道皇上要让未出世的孩子失去父亲吗?皇上只得再次改变主意,让陈世美官复原职。
  包拯和王朝马汉在大理寺大牢外等待接收陈世美,但他们看到的却是在太监和侍卫的簇拥下,陈世美身着官府,大摇大摆地上了马车。皇帝身边的太监告诉包拯,陈世美主持科举有功,杀人却查无实据,皇上决定将其官复原职。包拯欲进宫见皇上,守门侍卫却告诉包拯皇帝的命令,包拯上朝一律不见,包拯的话一律不传。驸马官复原职,堵住了范仲淹回归朝廷的路,王延龄对张德林说,陈世美是个小人,但小人还可以有商量,范仲淹若回来就什么商量也没有了。子雍找到包拯,问包拯到底还杀不杀陈世美,包拯当然要杀陈世美,子雍变带着侍卫把正在被官员们宴请接风的陈世美抓了起来,并口口声声说是皇上的旨意。张德林知道子雍抓了驸马,押进了开封府,以为这是皇上的主意,约着王延龄立刻进宫见皇上。
  第47集
  子雍把陈世美押到开封府,包拯却犹豫了,没有皇帝的诏书,他不能擅杀皇亲国戚。子雍嘲笑包拯没胆量而离去。陈世美到了现在还在强词夺理,并说包拯并不敢真杀他。此时,皇上驾到,人证物证都在,陈世美无法再抵赖,在皇上的支持下,包拯将陈世美送到了龙头铡下。李娘娘和青女赶到,要赦免陈世美。但包拯说国有国法,没人能赦免他。李娘娘说律法是皇家制定的,包拯做了皇家的官,就要听她的。包拯摘取头上乌纱,宁可不做这个官,也要将陈世美明正典刑。并让衙役拦住李娘娘和青女,铡了陈世美。李娘娘责备皇上,没了陈世美,谁来抵挡权臣,自己还要担惊受怕。皇上却说,有他在,她今后都不用再担惊受怕了。
  青女找到周儿,说她和陈世美并没有什么不同,如今这一切已经成为过眼云烟。周儿估计她重新振作,开始新生活。青女却决定出家修行,临别时,李娘娘说皇家欠青女的。过了几日,皇上在朝宣布张子荣为新任吏部尚书。包大嫂大义灭亲,皇上封她为三品诰命夫人。包拯提出辞官归乡,皇上非但没有答应,还封他为龙图阁学士,正二品。包拯守在端午墓前,雨柔前来拜祭,告诉包拯自己要去做女侠,王朝马汉和也无法理解包拯的大义灭亲,对朝廷心灰意冷,和江湖“五鼠”一起闯荡江湖。包拯对他们说,自己的心也是肉长的,但是还是同意王朝马汉离开。但王朝马汉和五鼠一谈起江湖规矩,做捕快多年的二人一时之间无法理解。
  子雍来到开封府,却发现张元家眷已经被释放,就立即沿道路追赶,却赶上欲上吊自杀的包拯,将他救了下来,带回了张府。包拯说自己已经奉旨把张元家眷交给了张德林。张德林却以为这都是有人故意和他耍把戏。让子雍一定把家眷找回来。然后带到边关主持交换。
  第48集
  自己则和包拯去见了皇上。张德林见到皇上,状告包拯私放要犯,包拯却说是奉了皇上的圣旨。皇上否认,张德林觉得皇上和包拯一唱一和在演双簧。皇上也解释不清,一怒之下把包拯下了大理寺的大狱。曾经参与刺杀刘复的西域女子带着张元家眷到野外休息。她重金请展昭护镖,但展昭却不听她的,还要把订金拿回去,找个听话的人护镖。
  大理寺卿段安通报皇上,假传圣旨的那几个人的尸体已经找到,都被灭口,并怀疑一切都是包拯所为,建议皇上对包拯刑讯逼供。皇上认为自驸马一案后,包拯有心结,想让他开口,就必须首先解开他的心结。而子荣想到了尹若朝。王朝马汉和四鼠住在一座破庙内,这座破庙就是五鼠当年结义的地方,只是现在的五鼠只剩下四鼠,大哥卢方为了给兄弟们顶嘴而被官府抓住,至今生死不明。
  尹若朝与包拯讲起张元的故事,张元是为了向大宋复仇而投奔了西夏,而包拯却是向自己复仇,为了他所信仰的正义,世上和他最亲的人都离他而去,他恨自己,因此才寻短见。尹若朝的一席话让包拯沉默不语。而尹若朝又讲起了自己的故事,他十七岁中进士,年轻时和包拯一样,立志为民作主,但是到了官场他才知道,连自保都是件不容易的事儿,更何况为民作主?所以他成了这个朝廷中最会装糊涂的人。尹若朝鼓励包拯,要振作起来,去做自己年轻时想做而不敢做的事。
  王朝和马汉回到打探包拯消息,回到破庙,告诉五鼠,包拯被大理寺卿段安抓住,恐怕凶多吉少。卢方深感内疚,决定再次假传圣旨,救出包拯。老四蒋平最能模仿笔记,他模仿皇上手迹做了一道假圣旨,而王朝让马汉出去找禁军侍卫的衣服,马汉只找到了一件太监的衣服。尹若朝见到皇上,直言包拯是被人陷害,皇上本来不相信包拯会叛国,尹若朝的话让他更加坚信这一点。为了避免打草惊蛇,皇上欲秘密地把包拯放出来,调查此案。但与此同时,蒋平拿着假圣旨将包拯救了出来,正在包拯去见皇上的半路上,王朝,马汉和其他几鼠一拥而上,打伤了大理寺的侍卫,将包拯救了出来。段安来宫中报告,说包拯被一群假传圣旨的人救走了,皇上大怒,将段安收监,并全国通缉包拯。
  在尹若朝的争取之下,皇上同意和包拯见面,但包拯也只能穿着太监的衣服偷偷混进宫去。皇上听闻案件的全过程,让包拯迅速查明真相,先从提审段安开始。
  第49集
  段安被押出来没过多久就离奇死亡,这下包拯更说不清楚了,连皇上都保不了他。包拯行动只能更加小心谨慎。包拯找到了王朝,马汉和五鼠,让他们帮自己查到家眷究竟在哪儿。
  皇上在龙书案上亲自作画,将他从小和周儿,青女在田间的美好生活画了出来,但皇后这时来拜见皇上,看见案上的画醋性大发,让皇上不要再多想了,周儿现在已经是她的弟妹,是周家人。皇上对皇后说,他能立她为皇后,也能废了她。
  皇后找到周儿,恰巧张德林和子荣也在,皇后把他们都留了下来。质问周儿嫁到张家五年,却没有和子荣同寝,更没有把这儿当家。嫉妒让皇后恼羞成怒,她告诉张德林,皇上说想废了她,而她自己也不想当这个皇后了。周儿赶到事态严重,主动提出今后不再见皇上,自己也要离开张府重回戏班。
  卢方兄弟几个抬着溺水的子雍来到了岸边,子雍醒来问张东和家眷的下落,五鼠认为他们都被河水冲走了,子雍谢过他们的救命之恩后,紧急赶回张府。与此同时,王朝马汉和张东为了寻找包拯和子雍在河岸徘徊。展无为和野利青在一起,夜利清对展无为说,家眷已死,让王延龄给张元一个交代。但展无为却说在争夺过程中,她不分敌我向他出手,还让她离自己的师弟远一点,野利清却扬长而去。
  周儿临走前问子荣,是不是真心帮助皇上。子荣却说,帮皇上,就是在帮张家。
  第50集
  子雍回到张家狼吞虎咽。张德林问他家眷行踪,子雍却怀疑是他爹派的野利青。却不知刘复死后,张德林就把野利青赶走了。子雍说,强夺家眷时,展无为也参加,张德林才知道王延龄也参与其中。包拯从山崖落入水中,大难不死,单独来见皇上,报告张元家眷全都落水而死,皇上说他现在最担心的事就是子荣背叛他,但包拯却说没有证据表明子荣参与此事,但王延龄有重大嫌疑,他就是假传圣旨劫走张元家眷的幕后主使,因此包拯恳请皇上将他官复原职,他要亲自逮捕展无为。
  此时,包拯来到丞相府,拿着皇上的手谕捉展无为归案。王延龄只得将展无为交出来,但只给包拯3天期限,到时候若审不出什么,就要包拯给出个交代。包拯回到开封府,遇到了赶回来的王朝马汉,本以为二人已经不测的包拯很高兴,王朝马汉就此重回开封府。
  包拯命王朝马汉审问展无为,但展无为只说拿酒来,别的什么也不肯说。包拯拿着酒亲自到牢房,要敬展无为一杯,但展无为却把酒洒向了南方。并向包拯说了句“你不够格”,就再也不开口。展无为是北方人,他的酒是敬给死人的,却洒向南方,展昭也是北方人,却号称“南侠”,包拯判断,南方一定有他们的故人。正巧展昭来到开封府,说展无为今年没有为他们的师父扫墓,包拯告诉展昭展无为通敌叛国,已经被押在大牢里,展昭来到牢房看望展无为,让他想起师父教导他们要路见不平,拔刀相助,再想到这些年来他为王延龄干的那些不义之事,陷入了深深的忏悔,于是他向包拯坦白了一切。
  一战下来,宋军死伤过半,但镇关军总算成功突围。张元找到范仲淹,问他临死前还有什么遗憾。范仲淹直言不能为天下百姓完成改革,推行新政,是此生唯一的遗憾。张元有感范仲淹忧国忧民的气概,将他释放,并希望有朝一日,两人能够光明正大的交个朋友。
  宫中,皇后不厌其烦地给皇上讲故事,皇上却索然无味。皇后撒泼,几月前她好不容易才侍寝,结果皇上依旧对她不冷不热。她把这一切都怪罪在周儿身上,皇上不耐烦想要离开,皇后阻拦被皇上推倒在地。太医前来为皇后医治,认为皇后只是轻微擦伤,并不大碍,并告诉皇后她已经怀孕,皇后听了喜出望外。包拯报告皇上展无为已经招供,假传圣旨劫走家眷,毒死段安,均是王延龄背后指使,但唯独向西夏出卖镇关军行踪展无为坚决否认。所以包拯认为王延龄应该不是内奸。子荣前来报告镇关军脱险的消息,但皇上认为,这双喜临门最该高兴的还是张德林。深夜,子荣看着周儿临走前送给她的琴谱发愣,子雍一旁道破,其实子荣一直暗恋周儿。
  第51集
  皇上不得不宣布将范仲淹押解回京。张德林找到王延龄,王延龄正在与自己下棋,张德林对王延龄说,二人处心积虑,不惜赔上镇关军,也要让范仲淹置于死地,可王延龄偏偏不肯和别人分享,节外生枝,现在的朝廷就像这棋局,张德林只能独自下了。接着他拿出圣旨,王延龄被革职,坐上了张德林为他准备的马车,永远离开了丞相府,走入了开封府的大牢。子雍来看望皇后,却无意中发现了皇上把皇后推倒的事情,气愤的子雍出了后宫,带领禁军人马来到周儿所在的戏班子,欲为张家清理门户。
  王朝和马汉找到包拯,向他分析,案情的突破口就在野利青这位西夏女子身上,只要抓住了野里青,案情就可以大白于天下。而想要抓住野利青,就要利用展昭将其引出来。于是,包拯贴出假告示,生成展昭叛国已经被擒,择日问斩。隐藏在人群中的野利青看到了告示。行刑当天,野利青现身欲劫法场,最终发现斩首的人不是展昭。幸亏展昭及时赶到,救了野利青,两人骑马飞奔而去。野利青和展昭过招多次,但两人早就对彼此有意,这遭劫法场,让两人对对方的感情一时间都迸发出来。但身为西夏人,野利青无法和展昭长相厮守,但是为了报答展昭,野利青临走时告诉展昭,让包拯堤防张子荣。
  包拯回到后衙,展昭正等着他,他告诉包拯,从野利青的话可以推断出,泄露镇关军行踪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张子荣。事情到了皇上那里,皇上却不相信,他想起当日制订和西夏的作战方案过程中,皇上的贴身总管王德正在旁边沏茶倒水,他也知道作战计划的全过程。子荣找到王德,给了王德许多金银财宝,原来,子荣找到野利青,让野利青重金贿赂王德,王德向她泄露作战计划,这才险些葬送了镇关军。
  第52集
  子荣威逼王德晚膳时下毒害死皇上。子荣找到父亲张德林,向他坦白是自己泄露了镇关军行踪。张德林虽已猜到,但还是不敢相信。张子荣想挟天子以令诸侯,张德林却骂他混账,这次休想拉他下水,但张子荣说现在他已经被皇上怀疑,让张德林自己掂量。
  张子荣说,不管张德林答应不答应,他都会依计行事:明日晚膳,王德会给皇上下毒,自己前去阻止,再嫁祸范仲淹。张德林大怒,赶走张子荣。王德找到周儿,告诉子荣欲加害皇上的事情,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竟然站到了对立面,这让周儿无法相信。但王德言之凿凿,并拿出了张子荣给他的毒药。周儿也不得不相信。王德想了一夜,不忍心加害皇上,但他已经犯了通敌叛国的死罪,便不敢告诉皇上。王德把周儿带进宫,随后逃得无影无踪。周儿告诉皇上子荣想加害他的消息,并求皇上饶子荣一命,皇上伤心于两个人都背叛了他,他绝对不会放过张子荣,但周儿说,如果皇上和子荣其中有一人不测,她也不会苟活。
  张德林召集大军,以“清君侧”的名义开进开封。把守开封大门的张子雍不知道自己的爹搞什么名堂,关闭了城门。张德林独自进城,告诉张子雍其中原委:不久前,周儿来找张德林,问子荣去向,并告诉张德林她已经知道子荣利用王德欲加害皇上的事,而自己讲此事告诉了皇上。张德林告诉周儿,她闯下了大祸,这样一来,谁都没有了退路。张德林将周儿软禁起来,并迅速告诉管家带着张府家眷离开开封城,自己只能统领大军前来。子雍放大军进城,张德林要子雍两天之内守好开封城的大门。
  王朝马汉回来向包拯报告,张府已经是座空府。而张龙赵虎来报,张德林已经率大军入城,张德林还是动手了。包拯想出城调集援兵,但出城的大门早就被张子雍封锁,谁都出不去。宫中,晚膳时间到了,皇上静静地看着满桌的御膳,等待着子荣。子荣看到皇上这副神情,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。子荣告诉皇上自己从没有想过要毒死他,而是利用王德嫁祸范仲淹,将皇上周围的人打扫干净,这样皇上才能做一个真皇帝,并承认了自己暴露镇关军的消息,而其目的在于削弱王德林的兵权。这时,范仲淹来报张德林大军已经围了皇宫,皇上震惊之余,将子荣和皇后关在了一起。
  第53集
  包拯由密道潜入皇宫,被皇上的侍卫带来见皇上,包拯告知皇上,王延龄告诉了他一条密道,由冷宫直通宫外的大相国寺。但大相国寺还是在开封城里。包拯询问范仲淹如果张德林攻打皇宫,殿前侍卫最多能抵挡住多久,范仲淹直言兵力悬殊,只能抵挡半个时辰。范仲淹的定康军驻扎在三十里外,救援开封城也需要一个时辰。包拯建议皇上暂避大相国寺,他想办法把消息送给定康军。但范仲淹说兵力还是不够,定康军的兵力可以进宫张子雍把守的城门,但却无力顾及张德林的大军。众人都在想开封附近是否还有援兵,包拯突然想到王延龄控制着开封附近的厢兵,让皇上马上去大相国寺,自己去把王延龄找过来。范仲淹拒绝离开皇宫,为了让张德林不起疑心,他必须留在皇宫与之周旋,并把调动定康军的兵符交给了包拯。
  张德林深夜找到周儿,告诉他自己已经无法回头,子荣本没有毒死皇上的意思,但周儿向皇上告发了子荣,他才不得不起兵谋反。周儿说事出紧急,她是迫不得已。张德林告诉周儿,后天他就要攻入皇宫,如果皇上拿皇后和子荣相威胁,那他也只好对不住了。
  皇上将王延龄的信转交给包拯,让他无论如何要带着信出城,找到厢兵来救驾,包拯恳请皇上释放展无为,让他助其一臂之力,皇上允准。包拯找到王朝马汉,让他们召集到开封城所有的侠士好汉,保证请求各路英雄行侠仗义,解救皇上,侠士们有感于包拯的刚正不阿,都愿意出手相助。展昭,展无为等侠士决定带领各路英雄进攻张子雍把守的开封城门,但各路英雄一向各自为战,很难互相配合,包拯提出益鼓为令,并愿意在阵前亲自击鼓。
  大战在即,王朝马汉探讨可能为了朝廷性命到底值不值得,最后他们得出结论:从前跟着尹大人是狗仗人势,做了人不该做的事情,而跟着包拯则是人仗人势,做了人应该做的事情。展昭询问包拯是否害怕,包拯坦言害怕。包拯说自己是开封府尹,是百姓的父母官,请诸位英雄前来相助,自己也不能甘居人后。王延龄让展无为此役过后在江湖上做一名侠士,展无为却说若是做了侠士第一件事就是杀了王延龄,王延龄确毫无畏惧,让展无为现在就动手,展无为终究不忍心动手。
  第54集
  两军战士在城门前展开激战。张子雍命令弓箭手准备,射杀城下壮士,顿时数人纷纷倒下,侠士们将准备好的石灰粉撒向空中,石灰散得到处都是,遮挡住众人的视野,弓箭手便无法发挥作用。张子雍欲射杀包拯,
  展无为提出张子雍的弓弩射程太远,援军三百步以外就要顶着箭雨,必定顿时惨重。包拯提出众人若是能登上城墙,张子雍的优势便无法发挥。众英雄随即前往接应援军。众人纷纷施展功夫,登上城墙。张子雍指出展无为武功中的弱点,展无为被人一剑刺中胸口,此种情形被刚刚赶来的展昭亲眼目睹,展无为倒在展昭怀中去世,师兄弟二人含泪分别。此时城门打破,张子雍仓皇撤退。
  一年后,皇后、荣儿与周儿前来祭奠张德林。皇后让荣儿与周儿好好过日子。荣儿与周儿决定离开开封,去乡下做一对田间夫妻。荣儿在坟前扣头后与周儿共同离开。张子雍来到父亲坟前,张子雍说自己要去北边做一只锦毛鼠,不再在府内居住。
  王朝马汉,张龙赵虎围住三只老鼠,问他们谁是锦毛鼠,三人并不只锦毛鼠为何人。三人对皇帝十分不满,认为自己保大宋江山,皇帝却封了一只御猫。双方约定比试一场,三鼠闹东京, 另一方守皇城,看看究竟哪方更强。
  包拯回乡,看到雨柔在给自己的孩子讲故事,二人终于重逢。(全剧终)

上一篇:开封府(四)
下一篇:绝命后卫师(一)

分享到:
热点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