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黔江广电传媒网
黔江广电传媒网 | 黔江新闻 | 栏目•专题 | 荧屏时讯 | 节目导视 | 今日视点 | 党建大联播 | 晚间时分

开封府(三)

2019-04-10 来源: 作者: 点击:
视频展示 +   -

\



开封府(电视剧)分集剧情介绍
  
  集数: 54集 地区: 中国内地
  主演: 黄维德 张檬 甘婷婷 姜潮 
  语言: 汉语普通话
  导演: 郑桦 年份: 2017年
  编剧: 沙枫 类别: 电视剧 古装
  
  开封府第21集:张德林请夏怀敏吃饭 
  夏怀敏告诉包拯,放火的人就在宫中,目的是陷害他。他怀疑的是枢密使张德林,那晚他也在宫里。他赶到着火现场时,太后命他将宫门关闭,这时王守忠赶到,说宫门已经封闭。被救出的张燕燕对张德林说有人锁住了屋子,张德林正质问郭槐,但张德林看到了郭槐身后的两个太监,突然愣住了,此时,梧桐小筑也起了火。此后,那两名太监就消失了。
  夏怀敏对杨太妃说,他骗包拯说着火那晚他去了青楼,淫乱后宫是死罪,他不能连累杨太妃,杨太妃转告夏怀敏太后的话,张德林要杀他,太后救不了他,他只能自救。言下之意就是夏怀敏可以抢先杀了张德林。张德林在宫中遇见了张子荣,张德林把他知道的前后经过告诉了子荣,而子荣也对张德林说,梧桐小筑的火是他放的,那夜他已经认出了子雍,为了让子雍顺利出宫,他不得不放火烧了梧桐小筑,吸引大家的注意力。临别时,子荣拜托张德林把周儿带出宫。
  张德林出了宫就赶往子雍的校场,气冲冲地告诉他,为了救他,子荣放火烧了梧桐小筑,这件事被查出来是迟早的事。张德林警告子雍别再轻举妄动。张德林坐在大帐中,问子雍自己是不是老了,子雍告诉张德林,他,王延龄和太后已经不会说真话了。张德林怒斥子雍,他的诚实会让张家的老老少少为他赔上性命。
  张德林离开校场,途中遇到刺客冷箭突袭,自己肩膀受伤,护卫全部被杀死,只身一人逃了回来。展无为跟踪刺客,发现他们竟然是夏怀敏的禁军。王延龄让展无为按兵不动,不要替夏怀敏背黑锅。张德林带伤去见太后,告诉太后自己遇上遇到刺杀,张德林恳请太后让子荣回家。太后说要等案情查清之后,子荣才能回家。
  张德林让管家找来禁军副统领王守忠,张德林告诉王守忠,自己已经知道子雍和他合谋混进宫中的事,着火那夜,王守忠欲拔刀杀子雍灭口,被张德林看到,正在这时梧桐小筑着火,子雍趁乱逃出了宫,而他们的一举一动,张德林都看在眼里。张德林告诉王守忠,要应付包拯查案,自己会提拔他。张德林拿出射伤自己的箭头,让王守忠辨认,王守忠说这是小夏怀敏禁军中心腹才能使用的箭头,并且箭头有剧毒,见血一天后发作,而这解药只有夏怀敏有。太后质问杨太妃,是不是夏怀敏刺杀的张德林,两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争执起来。太后已经下定决心,牺牲掉夏怀敏。深夜,杨太妃见到夏怀敏,告诉他张德林还活着。杨太妃绝望地想和夏怀敏逃跑,太后根本舍不得杀张德林。但夏怀敏已经无法收手,只有与张德林鱼死网破。
  张德林肩膀被毒箭射中,隐隐作痛。王守忠找到子雍,告诉子雍他爹已经知道是他放子雍进宫,还告知他郭槐已死。子雍非常得意,认为包拯已经查不出真相了。但王守忠却隐隐担心,为什么包拯找到了夏怀敏仔细询问,而见了他却什么也不问。王守忠告诉子雍,自己绝不会为了他而宁死不屈。张德林箭毒发作,流血不止,张德林叫管家找到子雍,备好马车去见夏怀敏。酒馆的雅间内,张德林向夏怀敏赔罪。想与夏怀敏言归于好,张德林身上的伤持续发作,张德林朝夏怀敏要解药,但夏怀敏却不肯给,但是,张德林在酒菜中下了毒,夏怀敏恼羞成怒,要和张德林同归于尽。尹大人在狱中告诉包拯,王守忠有很大的嫌疑,着火那天本不是他值班,王守忠举报郭槐,完全是转移注意力。包拯看着尹若朝,佩尹若朝平时“装糊涂”的能力,事落到自己头上,比谁都明白。包拯对尹若朝说,王守忠对他说了慌,着火之前那段时间,他的去向是个谜。
  
  开封府第22集:张子雍派人刺杀包拯
  张德林告诉夏怀敏,是王守忠出卖了他,他想取夏怀敏而代之。而夏怀敏则对张德林说,太后想借他的刀杀掉张德林,两人同被出卖,都不甘心,只好互相给了解药,火速离开。尹若朝分析郭槐是被王守忠杀了灭口,让包拯秉明太后,把王守忠抓起来,包拯称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  展无为告诉王延龄,夏怀敏和张德林见了面,王延龄不清楚两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包拯来找张德林,包拯询问张德林是否见到了那晚救皇上的两位太监,张德林推说没有发现异常。当时说这两个人是从宫外进来的,只是想栽赃夏怀敏,而包拯告诉张德林,这两个人确实是宫外来的。张德林告诉包拯,那二人救了皇上,有功,让包拯把重点放在查放火者身上。
  张德林进宫见太后,威胁太后不要借刀杀人,更不要利用周儿伤害子荣。皇上在宫中闷闷不乐,子荣建议皇上,不要整天把心事挂在脸上,不要让别人看出自己在想什么。周儿这时找到子荣,告诉子荣自己不想出宫了。子荣对周儿的出尔反尔非常生气,但周儿却说她要留下来帮助益儿。子荣却说她会成为太后的棋子。
  王延龄找到夏怀敏,告诉他自己已经知道他和杨太妃的私情,淫乱后宫,该当死罪。王延龄却说自己倒是可以成全夏怀敏和杨太妃,但前提是帮助他为孙女报仇。王守忠紧紧地看住包拯,寸步不离,包拯对他说禁军有嫌疑,禁军私放人进宫。王守忠奇怪包拯为什么会告诉他?王守忠确定包拯还没有怀疑上自己,就向夏怀敏泼脏水,说夏怀敏那日根本没有去青楼,他就在宫里。
  深夜,包拯回到家中,却见到了早已在等他的雨柔,又惊又喜。多年未见,包拯不知该和雨柔说什么。雨柔对包拯说,是自己求他爹帮包拯查案,尹若朝才在牢中见郭槐的。二人偷偷从后窗溜走,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直不知情,在门外守候,不想这时一群刺客来到包府,双方打斗起来。刺客人多势众,四人不敌,房门失守,但包拯不在屋中,刺客们见状撤退。为首的两个人褪去蒙面,却是张子雍和张东。雨柔把包拯带刘复曾经的老窝听雨楼,告诉包拯这里已经不再是妓馆,而是文人墨客交流的风雅场所。随后,李妃娘娘出现,三个人坐在一起。原来,那年雨柔伤心地离开包拯家,途中遇到了李妃娘娘,听李妃讲她的遭遇,雨柔出主意让李妃去找包拯,而包拯进京路上遇到刺客那晚,李妃失踪,也是雨柔秘密地把李妃接走了。李妃焦急地问包拯自己什么时候能和益儿相认,包拯说现在时机还未成熟。包拯回到家中,王朝告诉他家里来了刺客杀手,这时王守忠赶到,包拯怀疑是王守忠要杀自己,所以将计就计,决定住进开封府,由王守忠保护他,他就不会轻易再下手。
  包拯来到开封府大牢见尹若朝,告诉他王守忠已经沉不住气,主动出卖了夏怀敏,但他没想到的是,他的出卖恰恰洗清了夏怀敏,增加了他的嫌疑。王守忠偷溜出去见子雍,子雍告诉王守忠,张德林要杀他灭口,并给了他几根金条,让他逃命,王守忠气愤而去,回到开封府,被夏怀敏所擒。
  
  开封府第23集:周儿回忆火案细节
  此时的王守忠已经走投无路,他承认自己是想取代夏怀德,而张子雍却要他的性命,说着拿出子雍给他的金子,说这是张子雍贿赂他买夏怀德命的!夏怀德因此没有杀王守忠,而是让王守忠在开封府彻底“失踪”了。
  包拯从大牢中回来,却找不到王守忠。第二天,太后宫中,夏怀敏报告王守忠失踪,并说开封府的几个衙役有嫌疑,尹若朝嗤之以鼻,一个堂堂禁军副统领,功夫还不如两个开封府衙役吗?包拯认为,王守忠失踪,说明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。
  张德林告诉子荣王守忠已经失踪,而子荣却催促张德林迅速带周儿出宫。张德林犹豫不决,走到宫门口,张德林遇到了夏怀敏,问起王守忠失踪之事,夏怀敏拿出子雍给王守忠的金子,让张德林转告自己的儿子,不要什么人都相信。张德林知道,王守忠已经出卖了子雍,并且就在夏怀敏手中。回去又把子雍骂了一顿。与此同时,包拯查问周儿为什么只去梧桐小筑而不去明月小筑,却被周儿的灵机应变躲了过去。太后要把周儿嫁给自己的娘家人,周儿把子荣单独约出来,让子荣和她假扮夫妻,度过这关。子荣不肯,周儿却暗示子荣,自己已经知道梧桐小筑的火是子荣放的。
  眼见事情败露,子荣只能将真相向周儿和盘托出。周儿指责子荣差点烧死灵儿。但子荣却说,如果他不这样做,他爹会让皇宫血流成河。周儿提出让子荣向太后说要娶自己,以便能看住他。包拯终于见到了皇上,并向皇上询问当晚发生的事情。皇上闪烁其词,包拯看出其中必有隐情。子荣告诉皇上太后要指婚给娘家人,所以周儿要自己娶周儿。皇上虽然非常生气,但此时要保住周儿,也只有这个办法。子荣见太后,说明自己要娶周儿的想法,太后说后悔把子荣接进宫中,让他把宫里当了家。包拯见到李娘娘,告诉自己见到皇上的消息,李娘娘回忆益儿小时候初次见到她的情景,她不确定益儿知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,所以现在只有陈琳能够证明自己的身份。包拯告诉雨柔,王守忠失踪,一定和夏怀敏有关,但王朝马汉都因为王守忠失踪被怀疑被关进牢中,自己缺少帮手,雨柔决定自己去见王朝马汉。
  太后质问周儿,让子荣娶她是谁的主意,周儿说是自己的主意,但太后并不相信,她为周儿准备好了嫁妆,让娘家人接周儿出宫。夏怀敏来见张德林,张德林问夏怀敏王守忠在哪儿,夏怀敏不肯说,张德林却说,如果夏怀敏扣住王守忠,自己就是他的敌人。夏怀敏来到关押王守忠的地方,斥责王守忠狡猾,张德林想杀他灭口,他却把子雍和他的秘密告诉自己,是想拖自己下水,共同承担风险,如果他杀了王守忠,那么危险就剩下夏怀敏一人背着。
  
  开封府第24集:子荣设计与周儿偷情
  王守忠冷笑对夏怀敏说,如果自己死了,夏怀敏恐怕对包拯无法说清楚,所以现在非但不能杀他,而且当务之急是阻止包拯查清真相。夏怀敏对王守忠说,借刀杀人,他也会。
  周儿见到益儿,益儿嘲笑自己没用,不能保护周儿。但周儿劝慰皇上,一定要等自己强大的时候,才能不受太后的摆布。二人忍痛惜别。周儿准备出宫,子荣却叫住了周儿。杨太妃和青女紧急报告太后,周儿被子荣扣在了房中,等太后等人赶到,发现周儿已经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,子荣也衣冠不整。明白了一切的太后大怒,要将周儿乱棍打死,子荣挡在前面,这时皇上挺身而出,告诉太后他们两个是按照自己的旨意行事,让太后网开一面,成全他们。太后这时告诉皇上,其实自己的娘家人就是子荣家,本来是想明天就送二人出宫,谁知二人连一夜也等不了。
  王延龄从太医那儿得知,灵儿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,他去见了灵儿最后一面,看着灵儿痛苦的样子,王延龄忍着巨大的悲痛给她喂药。
  子荣见到张德林,告诉自己和周儿的事是皇上的主意,张德林让子荣马上跟他回家。子荣说自己不能回家,周儿已经知道他放火烧了梧桐小筑,并且保证也盯上了周儿,为今之计,只有让张德林马上带周儿出宫,事情才才有转机。
  王灵儿突然死亡,原来是王延龄在自己孙女的药中放了毒药,好让灵儿摆脱痛苦,早点解脱。众人目送王延龄悲切地抱着灵儿出宫。太后同意子荣出宫,子荣却不肯,但是太后和张德林已经决定的是,谁都无法更改。太后告诉子荣,不要自作多情,今后他的命就拴在了皇上的身上。
  包拯怀疑纵火案与皇上有关,一路刨根问底,皇上依旧故作而言他,包拯告诉他,局势万分危急,如果查不清真相,这场火会造成一场灾难,但皇上说,知道了真相,也会是一场灾难。在包拯的坚持下,益儿终于说出真相。原来,明月小筑的火是他让张美人放的,皇上让张美人放火,事成之后就立她为后。
  
  开封府第25集:纵火案告破
  原来,明月小筑的火是他让张美人放的,而张美人也将自己哥哥欲火烧明月小筑,然后栽赃王延龄,帮助张美人成为皇后的事和盘托出,这样就是为什么她每天晚上都要泡在浴缸里的缘故。皇上让张美人放火,事成之后就立她为后,张美人只好照办,但却没想到门被郭槐反锁,更没想到救他的人是张美人的弟弟子雍。包拯虽然已经料到,但还是颇为吃惊。
  子荣告诉周儿,二人一定要出宫,别无选择。太后和张德林在宫门口准备送子荣和周儿二人出宫,却被包拯拦住,包拯认为在案情真相大白前,谁都有嫌疑,所以二人暂时还不能出宫,张德林威胁杀掉包拯,包拯说只要再给他两天时间,案情就会大白于天下。太后支持了包拯,但张德林却只给包拯一天时间,而到了明天,自己的性命和真相,包拯必须给出一个。
  周儿,子荣回到皇帝的宫中,包拯说出子荣的嫌疑,在梧桐小筑着火时,子荣正好不在,周儿说子荣去找了太医,但太医很快就赶到了。包拯问周儿为什么知道这件事,可见是子荣告诉她的,她问,就因为她也知道里面有问题。皇帝这时说道谁也逃不过包拯的眼睛。子荣跪倒在地说出实情,是自己在梧桐小筑放火,目的是为了救自己的哥哥。皇上虽然早就怀疑子荣,但一直不敢确认,只是暗中观察他。他痛斥子荣为什么不将实情告诉他,害得灵儿白白送死。
  包拯出宫,子荣却在等着他,子荣带着他去见了陈琳,告诉他自己已经见过了李妃娘娘,并将这件事告知了皇上,李妃娘娘说,陈琳是这世上唯一能够也愿意为她作证的人,但陈琳说,皇上也见过李妃娘娘,皇上能够证明,而现在的当务之急却是查清楚纵火案的真相。包拯告知了涉案人中有皇上,陈琳说,让皇上放火是自己的主意,目的是打破太后、王延龄、张德林三人之间的平衡,让皇上提早亲政。周包拯认为,让皇上归政是光明正大的事,不该放火,更不该牵连无辜。但陈琳在宫中是几十年,认为大宋朝有的只是黄袍加身,烛光斧影,唯独缺少光明正大。陈琳知道王灵儿已死,也深深自责,他告诉包拯,在梧桐小筑的火不是子荣放的,而是他,那夜子荣正要放火,陈琳赶来支走了他,自己亲自放了火。陈琳对包拯说,此时正是打破太后和张德林联盟的最好时机,并说自己时间不多了,让包拯小心张子荣,这个人将来一定会比张德林走得更远。
  夏怀敏来到看押王守忠的地方,却发现王守忠失踪了,负责看押王守忠的卫士也被杀了。夏怀敏认为是张德林劫走了王守忠,找到张德林兴师问罪。但张德林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张德林告诉夏怀敏,包拯此时已经查出真相,不管王守忠在哪儿,意义已经不大了、原来,包拯早就怀疑王守忠被夏怀敏藏了起来,于是通过雨柔找到展昭,把王守忠劫了出来。王守忠向包拯说明了他与子雍密谋进宫放火的经过。王延龄和张德林约定,当晚就找到包拯说清楚真相。包拯在雨柔的马车上,他对未来充满了消极,他告诉雨柔,也许她爹尹若朝说的是对的,牵扯到朝廷,没有真相就是真相。但在雨柔的鼓励下,包拯又打起了精神。
  
  开封府第26集:李太妃进宫
  深夜,包拯回到了开封府,张德林,王延龄和尹若朝早就坐在大堂上等着他。包拯不说,张德林先开口,将王守忠和子雍合谋进宫,以及子荣放火烧梧桐小筑的真相都对王延龄一一道出。王延龄认为这背后是张德林在指使,但包拯为张德林作证,案发前,张德林确实一无所知。王延龄又问明月小筑是谁放的火,包拯说是皇上自己,众人都十分惊讶,并告诉众人,皇上放火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皇权。这时包拯又说出,在梧桐小筑放火的并非子荣,而是陈琳。皇上、子荣、陈琳三个人共同预谋放火,这背后的原因,让众人一时之间都愣住了。李妃娘娘趁雨柔不在乔装打扮私自进了宫,到了宫中,李妃找到杨太妃,哭诉自己的遭遇。杨太妃偷偷把李妃留在宫中,她找到夏怀敏,对他说宫中的疯女人回来了,而这个疯女人就是皇上的亲娘。夏怀敏认为,李妃是他们手中最好的一张牌,有了这张牌,就有了和太后讨价还价的本钱。
  太后找到益儿,和他掏心窝子。太后说,这些年之所以对皇上不好,那是因为,真宗的几个孩子都先后夭折,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益儿,如果自己对他好,他活不到今天。这些年自己抛头露面,就是要吸引张德林的注意力,让皇上躲在身后,但这场大火再次证明,皇上虽然长大,但还是没办法与他们对抗。太后的坦诚,触动了益儿,他向太后说出是自己放了第一把火,太后吃惊。青女和周儿找到子荣,青女告诉子荣宫里的疯女人回来了,被杨太妃藏在自己的宫中,子荣告诉两人不要声张,他会告诉皇上这个消息。
  张德林和王延龄都不明白,为什么皇上认为仅凭一把火,就能够掌握皇权?尹若朝这时说,这就像一个赌局,一个身无分文的人敢于和三个高手对赌天下,太后同意益儿娶周儿,皇上却拒绝娶周儿,张德林和王延龄家的姑娘们,都成了棋子。张王二人离去,尹若朝告诉包拯,不久之后,开封又会被人围得水泄不通,而这一切都因为包拯告诉了二人真相。但包拯却说,自己无论如何不能隐瞒真相。这时,守卫开封府的禁军将门外的雨柔押进了大堂,告诉了包拯李妃娘娘失踪的消息。
  益儿回宫,对太后产生了怜悯。但子荣却提醒他,既然已经押上了全部,就该破釜沉舟。子荣带着皇上去见了李妃娘娘,益儿见到日日夜夜盼着的的亲娘,和李妃紧紧抱在一起。太后得到通报,张德林和王延龄的手下都蠢蠢欲动,太后知道,又一场风波即将开始。但此时,她的身体却已经熬不住了,咳嗽不止。
  子荣告诉太妃,明月小筑的火和梧桐小筑的火分别是皇上和他自己放的,杨太妃恼羞成怒,质问子荣为什么夏怀敏已经同意帮他们,这时候却说出真相,这是逼他们就范。
  
  开封府第27集:围绕皇权,各方摊牌
  子荣说越少人知道,成功率越大。子荣让夏怀敏帮助皇上夺回皇权,但夏怀敏说张德林有兵十万人,自己只有禁军,子荣却告诉他,他爹由他挡住。子荣快马出宫赶回了家,他当面告诉张德林,他们老一辈人应该退位,让他们年轻一代来掌握权力。这场火已经打破了三角关系的平衡,而皇上和太后,张德林只能选一个。当初是张德林把自己送到宫中的,如果他帮了太后,皇帝一定会杀他泄愤。
  第二天,张德林绑着子雍和张东,与王延龄一起来见太后和皇上,各路人都到齐了。太后假借皇上名义说这个案子不要再查了。但此时王延龄却反对,要听包拯说话。张德林将子雍押了上来,而包拯也将王守忠押了上来,各方对质,真相就像拼图一样一点点露出他的真容。王守忠像一条疯狗,此时又诬陷众人想陷害太后,被太后一怒之下斩了。王延龄不依不饶,嚷着让陈琳也出来对质。子荣一身戎装,和陈琳来见太后,此时禁军已经在子荣手上。太后奇怪,皇上说子荣现在已经是禁军副统领。陈琳承认放火是自己的主意,梧桐小筑的火也是他放的。但还是了灵儿姑娘,实在不该。
  陈琳对众人说了些意味深长的话,就告别了益儿,服毒自尽。太后开始做最后的裁决:皇帝少不更事,被陈琳蛊惑,陈琳死有余辜,碎尸万段。并把纵火案全都赖在郭槐和王守忠的身上。但包拯却说,这不是真相。包拯说他不会撒谎,并带了一口棺材,是给自己准备的。满朝官员无一人敢讲真话,这才是最大的危机。包拯此时奏请太后归政皇上。太后大怒,欲斩包拯,但此时禁军已经被子荣控制,子荣等待着皇上的决断。太后看向益儿,益儿告诉太后,他昨晚见到李妃娘娘。太后大吃一惊。皇上让太后从此以后歇息,自己站在前面。刘太后又指望着张德林和王延龄替自己说话,但已对太后失望的两人都不愿意帮她说话。走投无路的太后被气得吐了血,只有认输,交出玉玺。默默离去。
  张德林自请处罚,但益儿却没有处罚他。刘太后病重卧床。李妃来看她,跪在太后面前,说到如果不是当年进宫成为太后的丫鬟,恐怕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怀上龙子,这些年如果没有太后,益儿也不会活到现在,她是来谢谢太后的。这么多年来,她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,如果不是当年她装疯卖傻,太后能让她活到今天吗?但她从装疯卖傻那一天起,就暗暗发誓,自己一定要活得比太后长。
  子雍和张东被关进大牢。张德林来看子雍,子雍很不服气,认为自己做了垫背。但张德林对他说,把子雍关进大牢,是他的主意,如果他不是张德林的儿子,早就陪王守忠做鬼了。
  归政的益儿收到包拯的第一封奏折,就犯了难。奏折中,包拯提出让范仲淹回京,还要让皇上就纵火案向天下人认错。子荣认为,皇上放火是为了早日归政,何错之有?但包拯认为,皇上的目的没有错,使用的手段错了。让皇帝向百姓认错,是为了维护律法的尊严,皇帝只有认错,才能得到百姓真正的爱戴。但皇帝认为天下没有真正的平等,他也不会写罪己诏。但他要好好重用包拯。
  
  开封府第28集:端午求雨柔嫁包拯
  尹若朝兴高采烈地来见包拯,要请包拯吃酒。尹若朝认为包拯有功,最少会升为中书侍郎。但包拯却给他看自己写的奏折,说如果皇上不认错,他的奏折就会不停地递上去。而尹若朝却说他幼稚。尹若朝赶包拯走,归还自己的府衙。但包拯却告诉他,皇上让他做开封府尹。
  周儿告别皇上,打算出宫,但皇上却不肯,现在已经没有人能阻止两个人在一起,他要封周儿为后。但周儿却说,这里不属于她,而且大婚的事,益儿已经答应了张美人,君无戏言,一言九鼎。太监这时来报,太后病重,皇上来见太后,太后告诉皇上,自己不怨皇上,也希望皇上不要怨她。张德林回忆和太后在街头初相遇,到最后亲手把她送给皇帝的种种,不禁落泪。张德林来到皇宫看太后最后一面,太后临终前告诉了他一个秘密,原来,真宗早就知道张德林把她献给自己的目的,所以始终未曾碰她,太后这辈子的唯一的男人,只有张德林。太后最终在张德林的怀中去世。
  太后去世三年后,皇上兑现诺言,封张美人为后,大赦天下。而包拯成为开封府尹,他到了牢中,放子雍回家。子雍劝他别再以卵击石。包拯却说出以卵击石德典故,用谬论否定真理,才是以卵击石。子雍这几年在狱中一直读书,他和张东带着一堆书走出了大牢。
  张龙赵虎找到包拯,说在牢中一个老头不肯走,原来,这是以前尹若朝断的一起冤案,王朝马汉把老头抓来顶罪的。子雍出狱后并没有回到家中,而是和张东来到了雨柔的听雨楼,在这里住了下来。包拯的大嫂埋怨端午肚子不争气,端午却提出让包拯娶雨柔,自己愿意做妾,伺候他们两个。端午找到雨柔,求她嫁给包拯。雨柔不知所措。尹若朝怒气冲冲来找雨柔算账,但雨柔却满不在乎。
  狱中老头提出让开封府赔他二百两银子,王朝马汉说当初是尹若朝叫他们抓老头的,包拯叫二人去尹若朝家要钱。雨柔找到包拯大嫂理论,让端午做妾不公平,却被大嫂说得哑口无言。子荣回家看望张德林,张德林问起皇上大赦天下为什么子雍还没回来,让子荣去开封府问个究竟。此时张东一个人回家,告诉他们子雍去了听雨楼,整日读书。但张德林却不相信子雍真的变了。张德林偷偷去听雨楼看子雍,却看见子雍在背儿歌,气得转身而去。
  王朝马汉硬着头皮找到尹若朝要银子,尹若朝却说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
  
  开封府第29集:子雍中状元
  尹若朝找到包拯状告雨柔不嫁人,开青楼,但这两项显然都够不成罪名。尹若朝说这一切都是包拯的错,让雨柔至今都不嫁人。还提及前日王朝马汉要银子的事,包拯还欠他一个姑爷,逼着包拯娶雨柔。就算纳雨柔为妾他都愿意。但包拯却拒绝了。
  包拯回到家,端午告诉他大嫂决定让他娶雨柔回家,自己做妾。包拯认为这是雨柔在背后出谋划策,他找到雨柔,生气地说这辈子都不会娶雨柔,雨柔哭着把包拯赶了出去。
  皇宫中,皇上在池塘边看似悠闲着钓鱼,却被国库空虚心急如焚。西夏战事,各地灾情不断,但国库已经无法支付庞大的军费开支及赈济经费了。皇上亲政后第一次开科取士,范仲淹提出之前的科举只重视考生的诗词歌赋,并不能经世致用,建议对科举进行改革。包拯提出只改革考题并不能让真正选拔人才,应该注重公平,建议在考生试卷上实行糊名制。子荣提出让审阅试卷的考官在考试期间都住在贡院中,防止考生和考官作弊、舞弊。一套新的科举制度诞生。
  深夜,包勉走进包拯的书房,向包拯打探科举的消息,但包拯却什么也不告诉包勉,还劝包勉不要想这些旁门左道。包勉气愤地说,包拯这辈子也学不会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了。在范仲淹和包拯推动的科举改革下,科举进行得还算顺利,各项工作有条不紊,但经考官送给皇上看的考卷却多是哗众取宠,言之无物的文章。王延龄从一开始就对范仲淹的改革不满,因此君前奏对总是吹毛求疵。
  子雍找到雨柔,让雨柔听雨楼的姑娘们唱他的诗,但他的诗做得实在太烂,姑娘们都不愿意唱。雨柔无奈,就提出找两位不识字的歌女表演子雍的诗歌,子雍却认为这是在羞辱他,拂袖而去。子荣让皇上看一份武举考生的考卷,读过之后,连范仲淹也认为这是一篇难得一见的好文章,皇帝大喜,将这位考生点为状元。但当皇上起开考生姓名处的糊口之后,却发现这名考生竟是张子雍。子荣认为,子雍不学无术,字也不好看,不可能写出这样的文章。王延龄继续抓住这条批评改革。范仲淹为维护改革,自愿请罪坐大牢。
  包拯来狱中看望范仲淹,范仲淹将子雍舞弊考中状元之事告诉了包拯。二人分析,子雍最可能让人替考,包拯让范仲淹放心,自己一定会查清真相。包拯进宫欲见皇上,皇上把张子雍的考卷拿给包拯看,包拯看过子雍在牢中写的那些歪诗,认定笔记绝非出自张子雍之手。皇上给包拯三天时间,让包拯查到这个替考的人,这个人就是自己要找的状元。
  王延龄找到展无为,让他去杀科举的主考官。子荣找到张德林,告诉张德林子雍考试舞弊之事,张德林怀疑,这两个儿子到底是不是自己亲生的,一个整天给他惹事,一个却和他势如水火。展无为跟踪主考官到妓馆,却碰到了同样要来杀他的傅将军,二人约定一人杀一次,然后回去交差。包拯来妓馆找主考官询问案情,但是到达这里时,考官和与其寻欢作乐的妓女都被杀掉。王朝分析,这些人死于两个人之手,一个人用的是刀,一个人用的是剑。如果不是巧合,就是两人商量好的,联合作案。而且考官身上既有刀伤,又有剑伤,分明被杀了两次。
  
  开封府第30集:张东放火,子雍坐牢
  展无为回到王延龄处复命,并告诉他傅将军和他一同杀掉考官之事。王延龄认定张德林还要杀掉那个替考者,让展无为一定要赶在他前面,找到那个替考者,活着带回来,他日为己所用。与子雍在听雨楼每天吟诗作的书生韦文卿要离开听雨楼,子雍给了他一些银子,韦文卿欣然收下。张德林到听雨楼找到子雍,带他回家。回府之后,张德林痛打张东,逼问他是谁替子雍参加科举。但张东宁死都不说。被锁在屋中的子雍跳窗跑出来,告诉张德林,本来科举只是考诗词歌赋,但现在缺考立论文章,他多年的准备都白费了,所以不得不舞弊。张德林说,他自己是枢密使,朝廷有恩荫制度,他本可以毫无压力地做官,但子雍却不想沾他的光。子雍说他自己惹的祸自己处置,说完就走出了家门,张德林想拦都拦不住。
  包拯来到听雨楼查问子雍平日交往。雨柔告诉他子雍平日里和韦文卿交往最多。但现在韦文卿却不见踪影,包拯想对照韦文卿的笔迹,看他是不是那个替考的人,但是韦文卿临走前把自己的所有笔迹都带走了。雨柔带着王朝马汉去书院查问韦文卿的消息,没想到书院这时突然起火,展无为和另一位穿着黑衣的人来到在火场中央打得难解难分。雨柔和王朝马汉加入战局,展无为和黑衣人却一起逃走了。
  雨柔和王朝马汉回到开封府。王朝马汉询问了书院的教书先生,教书先生却说没有韦文卿这个人。雨柔发现,当时在火场打斗的两个人,其中一个人和展昭剑法很像。展无为最终抓住了那位放火者,把他关进了宰相王延龄的大牢中。这个人就是张东,奉子雍之名放火。在牢中,他任凭展无为施尽酷刑,就是不肯招供。这时,张德林来到王延龄府上,一上来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子雍科场舞弊他事先并不知情,王延龄问张德林知不知道书院起火?张德林当然知道,王延龄告诉张德林,舞弊事小,放火事大,如果任由子雍胡来,早晚又会闯出大祸。
  张德林一回到家就叫人把子雍绑了起来,送进了开封府。子雍再次坐起了开封府的大牢。在牢房中,张子雍把给自己准备的酒菜都给了隔壁牢房的书生陈世美,而陈世美因调戏民女而坐牢,两人倒是因为诗词而攀谈起来。雨柔找到展昭,告知那个神秘人剑法与他很像。展昭知道,这个人一定是展无为,他告诉了雨柔破解展无为剑法的方式,并告诉展无为现在的地方。

上一篇:开封府(二)
下一篇:开封府(四)

分享到:
热点评论